11月10号

我和装逼男不得不说的故事

妈呀甜得猝不及防

离止大魔王:

我闺蜜给我发消息,说装逼男要订婚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先生气还是该先鼓掌叫好,一方面我认为此等妖孽都有人收,实在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万物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一方面我认为他要订婚的消息竟然除我以外谁都知道,可见他实在是不把我当自己人。
我打了俩字:哈哈。
又打了仨字:恭喜他!
闺蜜问我怎么这么苦涩。
我说我在思考,怎么他这样的人都有人愿意要,是眼科大夫的专业水平不够吗?
闺蜜说你有点酸。
我说快别放屁了。
闺蜜说你快别哭了。
我泪眼朦胧地环顾四周,什么人也没有,于是大惊失色地质问她,你监视我?
闺蜜给我发了一串省略号,又给我发了一个拥抱的表情。
她说她了解我。
……你妈啊,马上五二零了,我却失恋了。
我抹着眼泪竭力克制自己不要哭,然而一扭头发现沙发上放着装逼男送的彩虹小马,嗷一声就破了功。
我妈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你让人打了噻?
我和装逼男第一次认识,是在本市中心区商业广场上。
本人趁当时活少接了个兼职,去给一家影楼当静态展示模特,就是那种大夏天穿着一身古装坐在街头摇着扇子接[。]客……不是,展示的那一类,主要作用就是吸引各大爱美的小姐姐们来下单。
我毕业以后的工作和自己的专业一点不搭边,干的是平面模特,虽然这个工作让我的毕业证书看起来像是个摆设(本来也就是个摆设),但我的小日子还是过得很美的。我是本地人,现在还和爸妈住,吃穿住都不用自己出钱,每个月挣小几万块,活得滋润绰绰有余。说实在的我干这个兼职也不是因为一天缺这二百块钱的收入,主要是卖个人情,帮熟人忙,现在想想,可能还为了和装逼男有一段可歌可泣的孽缘。
影楼在广场中心区搭了个棚子,我下午开始上班,和几个一块儿干兼职的姐妹美美地坐在棚子前的椅子上,有人来拍照就摆姿势,没人来拍照就发发呆,毕竟还没到周末,人流量也就那样,老板坐在棚子里喝奶茶,一边喝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闲聊,说晚上人就会多起来。
晚上人果不其然地多起来了,但这人流量并不是因为我们几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穿着古装坐在棚子外才大起来的,而是因为棚子前面来了个卖唱的男人。
卖唱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还挺年轻,长得小帅,跟大部分搞艺术的人一样往头上扎了个小揪揪,这发型前几年还能算是放荡不羁,近几年太普及,显得十分千篇一律,于是并未吸引我多大好奇心。
让我有好奇心的是他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
怎么就能在我们的棚子前面从容不迫地用长绳圈出一个卖唱的地方,还带着人流把我们挡个严严实实。
我气得牙痒,一边的小姐妹闲不住地往前凑了个热闹,回来举着手机给我看,说不错哎,人家街头卖唱还有许可证的。
我一看屏幕,上面拍了这男人谱架上的卖艺许可证,还放了几张报纸的剪贴报,上面是这男人登上过的本地新闻板块。
哦,人家是卖艺赚钱搞慈善的。
我对他的好奇心至此仍然不多,一直到他开口唱歌,我才微微挺直了脊背。
尼玛,真好听啊!!
虽然唱的都是口水歌和民谣,但他的嗓音条件是真的不错,自弹自唱,歌曲还会自己进行小改编,算是有一些实力。一边的小姐妹起哄,说燕姐,你不是说你拿了四年的校园十佳吗,上呀,跟人家合唱一首,也给我们拉拉人流量。
我一时没过脑子,轻飘飘地想,老娘这么好的嗓音指不定给谁拉人流量呢,要是给他多赚了钱他还得给我提成。想完谦逊地对小姐妹一笑,施施然上前,朝那男的璨然一笑,甜甜问道,您好,我想和您合唱一首,行吗?
以本人优越的外貌条件,绝佳的身材,还有招牌甜笑,我有把握他一定会说——
不可以不好意思。
……这拒绝的话说的可真是太熟练了啊!!
他说话的声音和唱歌比略显低沉,而且显然是拒绝惯了别人,正眼都没给一个,语速飞快,自顾自地调整吉他的变调夹,我尴尬得无以复加,干巴巴地道句不好意思,灰溜溜地回到了棚子前。
小姐妹奇道,燕姐,他没同意吗?
我冷若冰霜地摇了摇头。
于是小姐妹追加评论,啊,他拒绝别人的姿态看起来好装逼啊。
何止啊。我恨恨地想。他不正眼看别人的习惯也很装逼,这就是个装逼男!
兼职的活儿干了三天,我就听着装逼男唱了三天的歌,他每天定时定点从容不迫地在老地方卖唱,唱的歌也不大重复,有人往他的琴盒里扔现金他就低低道声谢谢,雷打不动,时间一到背起琴盒就走,我们被围观群众围着拍照夸奖,身后热闹一片,他走得头也不回。
第二次见装逼男是朋友过生日。
朋友喊了一群人到ktv里唱歌,唱完还要转场去夜店里嗨,我一般不太跟这么多陌生人出来浪,那天不知怎么就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我唱歌好听在朋友圈里是公认的,一般热场子都会让我来,那天我把包厢门一开,一男的正握着话筒抢着我的活儿干。
声音挺熟,他头上的揪揪也挺熟,装逼的姿态就太熟了。
这尼玛不就是那个街头卖唱装逼男吗!
我转头问朋友,这谁啊。
朋友热情洋溢地和我介绍,我一老同学,自己创业的,现在开了个小酒馆,也算是个小老板呢。
介绍期间歌曲到了间奏,装逼男懒懒抬起眼皮扫了我一眼,又八风不动地把视线挪了回去。
我白眼一翻,心说这什么傻逼性格,老子咒你一辈子单身,现在不单身以后也单身。
然后就听见歌曲结束,周围一片拍掌叫好声,还有女性捂着胸口,在结尾的伴奏里朝他大喊。
杨哥!我爱了!跟我谈恋爱吧!
装逼男风轻云淡地看了他一眼,起身径直朝我走来,把话筒递给我。
我还在“他果然是单身哈哈这种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的暗爽中不可自拔,于是顺手接过了话筒,愣了一秒才问,干嘛?
他说,你不是要和我合唱吗?唱。
……我靠他竟然记得我。
他让我唱我就唱吗?我不。
然而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下一首歌已经切好,装逼男握着话筒打了头阵,朋友早就打开了视频录制,对我挤眉弄眼。
你俩合唱,肯定好听,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录了回家反复听,哈哈!
……我也配合地干笑两声,然后接过了女声部分。
四年的十佳歌手不是吹的,我们俩和声部分整个包厢掌声热烈,几个人硬是鼓掌鼓出了音乐会的架势,我被逗得乐不可支,顺手抄过一支没开封的酒,装逼男转过头来看我,手里还握着麦克风。
贝利尼桃子酒,适合女生喝。
我朝他咧嘴一笑,然后把酒递给了边上的朋友。
他的酒是吧?那行,我喝ktv里的啤酒。
装逼男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把头扭开了。
他让我在别人面前出丑一回,我就回敬他一次,我俩就算是扯平了,大仇得报,我爽得不行,一时没控制住就喝多了,等到大家要转场去蹦迪,我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一座座山和一座座山川了。
燕子,你行不行!
朋友在最后劲爆DJ曲的轰炸里扯着嗓子问我,我跌跌撞撞地试图走出直线,装逼男突然扶了我一把,回头对朋友道,她不行。
然后低头问我,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家。
鬼要你送!!
我豪气冲天地朝他吼了一句,并附送上一串爽快的笑声。
十分钟以后,我出现在了他的车上。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眼前什么东西都是晃的,脑子已经不归自己管了,胡言乱语道,这是给女朋友坐的位置,我要坐后面去。
装逼男拒绝了,理由是我坐后面显得他像个司机。
我又在他车上纵情歌唱,跑调跑得山路十八弯,装逼男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把我送到家楼下。
你自己行吗?能上去吗?
我肯定地点点头,义无反顾地朝电梯边上的墙壁撞了上去,于是五分钟后,装逼男扶着我出现在了我的家门口。
家里人都已经睡了,我的钥匙有一大串,什么抽屉钥匙车钥匙自行车钥匙各种各样的钥匙都挂在一起,他嫌扶着我碍事,于是我们俩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分辨哪一个钥匙能开家门,再之后的事我就失去了印象。
第二天酒醒,我严肃地给朋友发去微信。
我:你好,我想问个事。
她:哈哈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放心杨哥没有女朋友!
我:不是,我昨天穿的是裙子不。
她:是呀,红裙子。
我:……
我尼玛穿着裙子盘腿和他面对面地坐地上了!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
发现把装逼男灭口这事不实际以后,我就接到了单子开始忙了起来,不多时就把这事忘在了脑后,再见到他第三次是他给我发来了邀请。
他搬店了,小酒馆换了个地方开,邀请我去看看。
我以为他还邀请了一大帮的朋友,没想到等我过去的时候只有寥寥几个人,我觉得大事不妙,他是不是想泡我,还没开口问,他就给我递了一串细细的手链。
喏,那天落我车上了。
我咽下了荒谬的问话,道了声谢,然后参观起了他的小酒馆。
他的小酒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型的酒吧,靠外地玻璃墙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店内的墙上挂了几把吉他。
像是知道我对他有意见,可能出于想与我和解的心,又或是为了找个话题打破沉默的尴尬,他说,开业大吉,我请你喝酒吧。
我应道,好啊,然后毫不客气地跟他喝起了酒。
我酒量一般,看场合决定喝不喝多,那一天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话题,我们聊得竟然很欢,从高中早恋聊到大学社团,从找工作碰壁聊到爸妈管得宽,又把天南地北的旅游故事全部聊了一遍,等我过了瘾,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就亲密了许多。
我问他,哎,你这里给不给熟人打折?
装逼男在灯下注视我,很认真地说,长得好看的给打折,唱得好听的给打折,带来客户多的给打折。
我拍桌狂笑,说那你岂不是得给我打折!还得给好多人打折,你要亏死了!
他竟然笑了一下,说好像是吧。
我很少见他笑,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初见,他拒绝别人的时候语气冷漠,走的时候头也不回,好酷一男的。
我吐着舌头乐,一边乐一边说你别笑啊,笑起来好帅的。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我上头了,但他也不太在意,和我说,今天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我低头一看,穿的是裤子,于是很放心地答应了。
然后我和装逼男来往得就越来越频繁,我们俩加上了微信,他是一个很酷的人,酷就酷在朋友圈不设权限,所有朋友圈全部开放,把他发过的东西大方地摆在那里,别人爱看就看爱找就找爱翻就翻,他不在乎,随君开心。
等我着了魔一样把他所有朋友圈都翻过以后,我就知道我完蛋了,我可能是芳心暗许,喜欢上人家了。
我从他朋友圈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嘴巴还挺毒的,朋友不多,交心的更少,他去做很多别人不理解的事,和大众格格不入,摆脱了庸俗,却更显怪异。
他有一些反复无常,有时忽冷忽热,我常被气到白眼直翻,觉得他就是个神经病。
然后我又知道了他到现在不谈恋爱的理由,他有一个白月光。
是一个很优秀的女生,现在在国外,别人评价他们俩很有夫妻相,他没有发过两人的合照,但常常在深夜怀念她。
他的独特和奇怪,在他怀念前女友的时候就全部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有沉静的温柔。
我看得很酸,我知道我真的完了,我开始嫉妒这个素未谋面的女生。
她一定得到过装逼男满满的在意和喜欢吧!说不定她还出现在装逼男给我讲过的旅途故事中,说不定他们曾在满天繁星下接吻。
朋友问我装逼男怎么样,我说还行吧也就那样,有时候挺傻逼一直男。
朋友说你怎么这么嫌弃他。
我恶声恶气地应,我就是嫌弃他!
我开始刻意疏远装逼男,我不想喜欢上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人,说一个很俗气的理由,我不能当他的爱情,我也不想当一个牺牲品。
这样的疏远很快被他看出来,他有天约我出来见面,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就答应了,两个人见面突然无话可说,他想了想,说我带你去抓娃娃吧。
他曾在朋友圈发过一段回忆,他和他的白月光去抓娃娃,白月光喜欢猫,于是为了娃娃机里最漂亮的那一只猫,他投了很多很多钱,虽然最后也没抓到,但是白月光和他说没关系,他们以后可以养一只真猫。
一只柔软的,比娃娃机里的猫漂亮的猫。
我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说,好啊。
然后我们去了电玩城,我看上一只彩虹小马,一见倾心,他说那就抓这只吧,接着他投了很多很多的硬币,都没抓到。
三百块钱投进去了,我还是没拿到彩虹小马,我说算了,走吧,不如网上买一只。
他一声不吭,执着地站在娃娃机前,投币,瞄准,抓。
他最后真的抓到了彩虹小马,把它往我面前一递,说,给你。
我说,我可以网上买一只啊……
他说,不一样,这是我抓到的。
我心头一动,接过彩虹小马,控制不住地抿着嘴压下笑容,朝他轻声说句谢谢。
当晚又有一个朋友聚会,我和他一起过去,我心里有事,于是喝得昏天黑地,以至于一觉醒来完全失忆,醒来以后给闺蜜发消息,闺蜜说你醒啦?世界末日都过啦。
我发了一个问号,闺蜜给我传来一个视频。
视频里我强行抱着装逼男,握着话筒对他嘶吼。
你穿过云穿过风穿过一切,回——来——!!!
装逼男尴尬地想要把我扒拉开,我却郑重其事地对他勾勾手,说你过来,我和你说悄悄话。
装逼男只好凑过来,我正打算开口,突然哇地吐了他一身。
……
我颤抖着关闭视频,对闺蜜说,你等等,我网购条绳子再和你说话。
闺蜜问,干嘛。
我:吊死我自己。
闺蜜说,其实你喜欢他对吧。
我:不不不我才没有呢。
闺蜜:你就是喜欢他。
我:哎呀我真的没有……
闺蜜:他今天联系你了吗?
我:还没有。
闺蜜:他去接机了。
我呆呆地啊了一声,没有再回复。
异国恋让他和他的白月光分开,今天他去接机了。
没有和我说。
我心里堵得慌,还是和闺蜜说,哈哈,多大点事啊。
然后我再也没联系过装逼男,装逼男也没再联系过我。
直到今天,我闺蜜告诉我,装逼男要订婚了。
他要订婚了。
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我。
我忘了自己哭了多久,哭完我觉得不行,我不能这样颓废下去,我得看开一点,对自己好一点。
我对闺蜜说,我要去他的订婚宴。
闺蜜说,砸场子吗?
我说,不是,我去祝福他。
他订婚那天我和闺蜜见了面,闺蜜啧啧摇头,还说你不是来砸场子的,穿成这样你是来抢婚的吧!
我面无表情地挽着闺蜜的手臂,壮士上战场一样昂首挺胸,少废话,老娘不要当输家,老娘要漂漂亮亮地去!
然而等我到了现场,我却失去了所有的信心,我觉得自己不该来,我简直是来给自己找罪受的。
我看到了一个女生,穿得很优雅,和他谈笑风生,他的神情很柔和,眼神闪着光。
我哈哈笑了两声,和闺蜜说,他们真的很有夫妻相,真的。
那才是他的喜欢和心动吧,那才是他在深夜耿耿于怀的青春,要和他一起养猫的人。
我溃不成军,酒宴开始的时候几乎想逃,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只能一杯一杯地喝酒。
装逼男穿得西装革履,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
他说,对不起大家,这不是订婚宴。
我抬起头来,他望着我,他说,这是求婚现场。
我很抱歉把大家都骗来这里,因为我也不能确定求婚是否会成功,如果不成功,这就是一出闹剧。但我还是想请大家见证,今天,我想和我喜欢的人求婚。
我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心说哦,还要给白月光惊喜呢。
他继续望着我,问道,能请你上台吗?
……干嘛啊?公开处刑吗?
嫉妒蒙蔽了我的心,我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迟疑地看他,一旁的人已经在尖叫了。
他走下台来,握着我的手,将我拉上台去,我走得踉踉跄跄,一脸懵逼,万众瞩目之下,他对我说。
很抱歉跳过恋爱这一步,直接跨入求婚,希望我没有吓到你。
我茫然地张了张口。
他说,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就是很喜欢你,喜欢和你说话,和你开玩笑,喜欢请你喝酒,喜欢看你喝完酒坐在“女朋友专用座位”上大声歌唱。
我曾经留下过遗憾,那就是我没给喜欢的女生夹到她喜欢的娃娃,所幸后来我又得到了一次机会,给我喜欢的女孩夹到了她喜欢的彩虹小马。
知道吗?网上买的彩虹小马,和我送出去的,都不一样。
比起“弥补遗憾”这种说法,我跟想和你一起去发现惊喜,我错过了你的高中大学,但我想和你一起经历后面的人生。
请问我可以吗?
我呆呆地问,啊,那那个和你特别有夫妻相的女生是……
他接口,那是我姐,亲姐,长得像。
台下掌声雷动,一片欢呼口哨声,我被这事实砸得说不出话,又问,那,那当你未婚妻,你的酒打多少折?
他笑了笑,他说,当了我的未婚妻,你就是酒馆老板娘了,你想给自己打几折?
我吸了吸鼻子,眼泪不停往下掉,我想这一定是我最狼狈的样子,但我听见自己说,那好吧,为了你的酒馆不亏钱,我只好接受你的求婚了。
I do。
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抱得很用力,欢呼叫好声中,他贴在我的耳旁,轻轻哼起了我们第一次合唱的调子。
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我笑了,偏头亲吻他。
这首歌是唱给我的了。